參考消息網9月29日報道 日媒稱,針對日朝兩國即將在中國沈陽就綁架問題舉行政府間磋商一事,美國國務院對朝政策特別代表戴維斯28日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向媒體表示,“朝鮮不願聽中韓美三國的意見。不知道為何願意傾聽日方的聲音”,他對朝鮮區別對待日本表示警惕。
  據共同社9月28日報道,戴維斯此次訪華是為了與中國政府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武大偉等磋商核問題。他表示“將就如何實現朝鮮無核化進行討論”,表明將與中國合作加強對朝施壓。
  報道稱,中國從今年起停止了對朝鮮的原油出口。據分析,戴維斯將要求中國進一步加強有關措施。戴維斯表示:“需要採取戰略,讓朝鮮明白必須回到無核化。”
  戴維斯將於30日在首爾與韓國外交部韓半島和平交涉本部長黃浚局舉行會談,隨後從10月1日起訪問日本,與外務省亞洲大洋洲局局長伊原純一舉行會談聽取日朝磋商的結果。
  據共同社9月28日報道,日本外務省亞洲大洋洲局局長伊原純一28日下午乘民航班機抵達中國沈陽,準備出席日朝政府間磋商。伊原計劃在磋商中就朝方聲稱處於“初級階段”的綁架受害者重新調查工作進展情況進行確認,並敦促朝方儘早提交報告。
  在29日的磋商中,日方將要求朝方就12名生死未卜的綁架受害者相關調查現狀作出說明。預計磋商將持續至當天傍晚。
  日朝雙方分別派出伊原和朝鮮朝日邦交正常化談判大使宋日昊擔任磋商代表。
  宋日昊已於27日抵達沈陽。宋日昊對媒體表示,“日本目前出現了很多與我們想法不符的報道。希望在磋商中確認日方立場”,但沒有就重新調查日本綁架受害者狀況發表看法。
  上次日朝兩國政府間正式磋商於7月在北京舉行。朝方成立了重新調查綁架受害者情況的特別調查委員會,但是日方表示本次磋商“並不能當成首份報告”,計劃要求朝方對調查進展情況進行詳細說明。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8日,日本外務省亞洲大洋洲局局長伊原純一乘機抵達沈陽。(共同社)
  更多“日本”相關新聞,微信搜索關註公眾號“參考消息”(ID:ckxxwx),外國媒體每日報道精選,隨時隨地想看就看,還有會員福利等著您哦。
  【延伸閱讀】朝日接近背後各取所需
  《國際先驅導報》特約撰稿 高浩榮 發自北京
  據日本媒體報道,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金永南9月10日在會見到訪的日本共同社代表團時說,“朝日兩國地理相近。朝鮮政府一貫堅持的立場是要把‘既近又遠’的兩國關係變為‘近而又近’的關係”。
  金永南所說的“既近又遠”的關係,顯然是指兩國雖然是鄰國,但是幾十年來卻一直處於敵對狀態。二戰結束將近70年,日本對半島的殖民統治也已結束近70年,但是兩國至今沒有建交。長期以來,朝鮮對日本追隨美國奉行對朝敵視政策極為不滿,指責日本是美國推行其亞太戰略的“馬前卒”和“急先鋒”;同時,朝鮮對日本政府在半島政策上“拉偏架”、與韓國“沆瀣一氣”與朝作對也很是憤懣;再加上日本屢屢否定、歪曲、美化殖民統治歷史,更激起朝鮮上下同仇敵愾。故而朝鮮把日本視為“地理相近而關係疏遠”的“既近又遠”的國家,並把日本殖民統治朝鮮35年及二戰後兩國處於敵對狀態的時間加在一起,稱日本為“百年宿敵”。
  為了緩解並解決這一“宿敵”關係,朝日兩國曾做出過努力。1991年1月朝日開始舉行旨在實現邦交正常化的政府間談判。這一談判談談停停,停停談談,時斷時續,雖然也曾達成過一些協議,但是都沒有得到切實履行。個中原因,除了美韓等外部因素外,雙方在一些問題上立場相左也是重要因素。這些問題主要是朝鮮綁架日本人問題(簡稱“綁架問題”)和日本清算歷史問題。
  最近一段時間,雙方圍繞“綁架問題”又頻頻互動,這被視為是朝日尋求改善關係的重要表徵。
  “綁架問題”解凍兩國關係
  “綁架問題”髮端於1988年9月。一天,一對60歲開外的老夫婦來到時任日本自民黨幹事長安倍晉太郎的辦公室,他們手上拿著一封來自朝鮮的信件稱,他們的女兒5年前在英國倫敦失蹤,現在已被綁架到朝鮮。此時,一個年輕人站了出來,把這對老夫婦帶到了外務省和警視廳,通報了綁架案情。此人就是安倍晉太郎的次子、時任安倍晉太郎的秘書,現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晉三。從此之後,安倍晉三就對“綁架問題”特別上心,把解決這一問題作為“畢生的事業”。他在1997年成立了“綁架受害者家屬會”,並擔任“支援被綁架者議員聯盟”事務局次長。
  日本把“綁架問題”看得非常重,認為這不僅是人道主義問題,甚至是“恐怖主義問題”。不解決這個問題,日朝“絕不可能實現邦交正常化”。2002年,時任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訪問平壤,同時任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舉行首腦會談。雙方發表了《朝日平壤宣言》。時任內閣副官房長官的安倍晉三是隨行人員之一。金正日在會談中承認了朝鮮曾在上世紀70年代末綁架過13名日本人,並對此表示遺憾。此後,朝鮮送回了5名被綁架者,並稱其餘8人已經死亡。但是日本並不認可朝鮮的這一說法,認為其餘的8人中還有生存者,而且還有更多的被綁架者在朝鮮。2007年10月,時任日本外相高村正彥說,“只有活著的被綁架者全部回國,問題才算解決,如果只讓幾個人回國,只可以說有進展”。而朝鮮則認為“綁架問題”已經解決。
  在雙方爭執不下的情況下,2008年6月,朝日通過會談達成協議:朝鮮對綁架問題進行重新調查,日本則部分取消對朝製裁。然而,由於日本政局變動,這一協議被擱置。今年5月29日,朝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政府間會談,雙方達成了新的協議:朝方將對包括日本人遺骸和墳墓、殘留日本人、日本人配偶、綁架受害者和下落不明者在內的所有日本人同時實施全面調查。為此將成立特別授權的“特別調查委員會”,隨時嚮日方通報調查和確認情況。若發現日本人遺骸及生存者,將採取必要措施送回日本。日方則在朝方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並啟動全面調查時,解除對朝部分製裁,包括對人員來往的限制、特別針對朝鮮採取的匯款及攜帶金額的限制、禁止朝鮮船隻進入日本港口的措施。日方還表示將在適當的時候考慮向朝鮮提供人道主義援助。7月1日,朝鮮宣佈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並開始調查工作,日本則宣佈部分解除對朝製裁。
  自此以後,朝日之間的來往多了起來,日本國會參議員安東尼奧·豬木8月在平壤與朝方共同舉辦“國際職業摔跤大賽”,吸引了數萬名觀眾;9月,日本共同社代表團訪朝,直接採訪了朝鮮領導人金永南。朝鮮在日本發揮“大使館”作用的旅日朝鮮人總聯合會(朝總聯)中央常任委員會議長許宗萬率領旅日朝鮮人祝賀團訪問朝鮮,參加朝鮮的國慶活動。這是2006年日本宣佈對朝實行單獨製裁以來,許宗萬時隔8年首次訪朝。日本一些地方議員、友好團體也開始陸續訪朝。封凍的朝日關係出現了“解凍”跡象。
  朝鮮更在意清算歷史問題
  然而,人們關註的焦點不僅在於這些“解凍”跡象,更在於朝鮮的“特別調查委員會”將提交一份怎樣的調查報告?而日本又是否認同這份報告?據日媒披露,日本原先預計朝鮮會在9月的第二周嚮日本通報第一次調查結果,但現在看來已經不可能。日本方面的要求是調查報告越詳細越好,而朝鮮方面則希望日本採取解除製裁的新措施。日本首相安倍晉三9月13日在東京舉行的一次有關綁架者問題的集會上表示,“解決‘綁架問題’是我國政府最優先的課題。在所有被綁架者回到自己家裡之前,我的任務不會結束”。他在講話中還暗示一些被綁架者還活著,“在確認所有被綁架者生死之前,(日本)不會後退”。顯然,這是安倍晉三在向朝鮮施壓。雙方圍繞調查結果正在進行著一場“拔河”賽。
  綁架問題是日本看重的問題,而清算歷史則是朝鮮所看重的問題。此前,朝鮮一再強調綁架問題已經結束,現在應該是日本清算歷史問題的時候了。所謂清算歷史,就是日本必須承認對朝鮮的侵略和殖民統治,向朝鮮賠禮道歉,併進行賠償。朝鮮媒體曾報道說,日本在殖民統治時期強徵840萬名朝鮮人,殺害100萬名朝鮮人,強徵20萬名朝鮮婦女充當慰安婦。這些都是“特大型反人類罪行”。對這些罪行必須與經濟合作區分開來,另行清算。同時,朝鮮還要求日本要考慮到旅日朝鮮人在日本生活的背景和現在的處境,停止對朝總聯的打壓,不歧視他們,保障和鼓勵他們的民族教育,對他們實施社會經濟政策,保護他們的經濟活動。在返還文物方面,日本應根據“歸還原地”的原則,無條件地歸還日本在強占朝鮮時掠奪的文物,並按原樣恢復被破壞的文物。如不能恢復或難以恢復,應給予賠償。日本對朝鮮的這些要求閉口不談。清算歷史問題依然是朝日之間的一個懸案。
  朝日“靠近”能走多遠?
  分析人士大多認為,朝日在“綁架問題”上達成協議並付諸實施,是雙方各有所需的產物。從日本方面來說,安倍晉三一直是解決“綁架問題”的強烈鼓吹者和推動者,曾發誓要在其任期內解決“綁架問題”。這是安倍能兩次擔任首相的政治資本,也是獲得日本國民支持的重要因素。安倍試圖用解決“綁架問題”來提高其政治威望,為今後進一步推行右傾化措施打下基礎。與此同時,在日本看來,朝鮮是中國的“盟友”。在中日在島嶼、歷史認識等問題上爭執不下、劍拔弩張的情況下,與朝鮮改善關係無疑可以挖中國的牆腳,起到離間中朝關係的效果,而且也是形成對華包圍圈的重要一環。安倍此前曾表示,如果首腦會談有助於解決朝鮮核問題、導彈問題和“綁架問題”,他願意前往平壤訪問。韓國媒體預測稱,隨著“綁架問題”取得進展,不能排除安倍訪朝的可能性。如果安倍真的訪朝,將給東北亞局勢增添新的複雜因素。
  對於朝鮮來說,在美日韓聯手加強對朝施壓的情況下,從日本入手給美日韓聯盟打入楔子,鬆動乃至瓦解該聯盟,不僅能突破國際製裁,改變國際孤立狀態,而且能獲得來自日本的資金,緩解本國外匯短缺情況,以利於國家的經濟建設。在朝韓關係嚴重對立的狀態下,朝鮮的這一舉動也能反擊韓國咄咄逼人的攻勢,挫敗韓國實現“體制統一”的圖謀,在朝韓對峙中占據主動地位。在與日本改善關係的同時,朝鮮正發動一場全方位的“外交攻勢”,其領導人今年來多次出訪東南亞、非洲、中東、歐洲國家,談友好,謀合作,其外長時隔15年將首次參加聯合國大會併發表演講,闡述朝鮮的對外政策。這一切都包含著朝鮮努力擺脫對特定國家過分依賴的意圖。
  朝日關係的鬆動現在僅表現在“綁架問題”上。而僅僅解決“綁架問題”、不解決清算歷史問題,朝日關係的改善將是有限的,甚至是脆弱的。更何況美國和韓國對日本單獨與朝鮮媾和深懷疑慮,頗有微詞。在朝核問題、導彈問題尚無緩解跡象的情況下,唯美國馬首是瞻的日本在改善同朝鮮的關係上能夠走多遠?朝日關係能否從“既近又遠”變為“近而又近”?人們拭目以待。(作者系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  (原標題:美高官對朝日磋商保持警惕 稱將加強對朝施壓)
創作者介紹

夾公仔

xp96xpzct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